幸福

話說上星期個party一班朋友having lots of good food and wine後,大家都覺得好幸福。其中一個friend正在學佛學,話第一堂就探討何謂幸福,如何追求幸福。有朋友馬上答覺得自己現在已很幸福,一會兒要坐巴士(不能揸車)回家,但有巴士坐不用走路幾小時,又是另一種幸福。生在香港,天天豐衣足食,實在幸福。在現今充滿怨氣的社會,難得個個都咁知足!

我時常覺得,your life can only be as happy as you let it be。開心快樂幸福全部都是自身感受,你覺得開心就是開心,無人可以阻止你。遇上同一際遇,心滿意足者快樂,心有不足者不快,一切在乎人如何看事。

一世人就只得那麼多秒,用了3秒on negative emotion, 就等如放棄spend that 3秒 on positive emotion. 正如my friend succinctly put it, spend time on negative emotion唔抵。

Party果日我老公cook lunch, make cocktail, 朋友話我很幸福,講真,我都覺得㗎。點知我想同老公講我好幸福時,先發現translate唔到,英文原來冇equivalent的字。上網check完一輪,最似果個字應該係“Felicity”,但他居然話只知Felicity是個英文名,不知道個字的意思。我想撒嬌,話一定係咁多年來佢都冇令我幸福過,所以我冇試過翻譯幸福啦。幣!原來撒嬌都係冇英文equivalent㗎!

Share

Happy at work (5):返工當刷牙

幾時可以唔洗做是一衆打工仔耐不耐就閃過又或者是持續地想着的一個問題。我的一班朋友出來社會工作了十幾年,很多都對自己的工作失去(或者從來没得到過,所以無法失去)興趣。没有太沉重經濟負担的friend,又開始在談論take career break的想法。她說,工作了那麼多年,take a year off is like a reward to herself。她不想成世都做highly stress的job,以後十幾年都要做類似的工作。其中一個朋友就勸她不要將focus放在工作,不用想太多,只顧着做就可以做下去。於是,我想出一個比喻。

返工就好似刷牙一樣,是每日的routine。每日要刷兩次牙,是麻烦,是花時間,但只要接受刷牙是生活習慣的一部份,刷牙時就可以想其他東西,刷牙的時間不知不覺就會過得很快。你亦很少會特別覺得那一次刷牙比較開心或者不開心,刷牙有没有意義,想不想以後幾十年日日都刷牙。因為,牙是每日都要刷的,工是每日都要返的。

有個朋友就補充,如果刷牙的過程真的很痛苦,始終都可能要改變一下。就好似她以前份工很難頂,她就要轉工。我就比喻她只是由一枝硬毛牙刷轉用一枝軟毛牙刷,牙照刷,但只是流少點血。

唔刷牙,可唔可以轉用嗽口水?又或者你想口腔更衞生,想刷牙再加用嗽口水和牙線?與其成日在想辦法怎樣改變routine的工作,不如想想甚麼是你的嗽口水和牙線?

Share

Happy at work (4):職業無分貴賤

有個同事成日都complain工作無聊,全無意義。有一日,她的皮鞋爛了,去找補鞋匠修補。她坐在店外望着補鞋匠很skillful地為她補鞋,她就很羨慕補鞋匠有一技之長,可以用自己的技能去幫人整好對鞋,好有意義,比自己份工有意義得多。我就話,我相信那個補鞋匠應該會想做律師多過補鞋匠。而且我們都有一技之長呀,我們會copy and paste!

律師所謂起草文件,很多時候都只是對着很多份文件,不停地按Ctrl C同Ctrl V,將幾份差不多的文件抄抄寫寫。當然為了向客戶解釋高昴的律師費,我們有時都會故意誇大文件的複雜性。但那怕是多複雜的文件,見多幾次熟悉了,也變得不外如是,尤其是上市工作,所有公司申請上市都是用那套文件,悶爆!

有一次我去看醫生,個醫生問我做盛行,然後很客氣地話做律師好叻喎,我又好客氣地話做醫生咪仲叻。他就話其實看傷風咳的普通科醫生,一滴都唔叻,個個症都差不多,只要死記病徵和藥名就得。

我發現,職業無分貴賤,大部份的行業其實都只是不同程度的富士康,日日不斷重覆,受到上級或客人的欺壓。如果你不是在真正的富士康工作,已經算做托賴。

Share
Comments (1)

Happy at work (2):高EQ vs 時薪

相信你都會有同感,每一次跟朋友講起工作,都會聽到complain,好似個個份工都好難做,没有幾個真的enjoy自己份工。點解呢?

返工,by definition,是不guarantee enjoyment的。返工會出糧,如果工作真的enjoyable,你應該要調轉俾錢公司,好似我們會俾錢買飛看演唱會,要enjoy,就要付錢。我們看演唱會覺得不滿會叫回水,有一些有良心的歌星會真的回水或免費唱多場,但我就未聽過有老板會迫表現欠佳的員工回水或免費返多個月,都算fair啦。

當我對工作失去動力的時候,我有一個萬試萬靈的辦法,用了很多年都見效。我會拿出計數機,除一除計一計我每一日的薪金,每半日每小時的收入。我小時候很愛吃魚疍,會計下我的零用錢可以買到多少粒魚疍。現在計計我一個月賺到的錢可以買到成個波波池的魚疍,幾勁呀!唔辛苦又點會得世間財。如果計完一輪,還未覺得ok,我就會想下,我剛剛用了幾分鐘計數,全無productivity,但都照收人工,擺明白賺了錢,又没有被發現,份工都不是太差啫。

我運用這個方法說服自己上班多年,不過可能只apply to my case。如果我超有錢,上班不是為錢的話,我可能要找另一個motivate自己的方法。我都認識不少來自名門望族的有錢同事,我從來都無法理解他們為何要跟我一樣出來捱世界。好可惜我出身寒微,未有機會了解超有錢的feeling。Aiya……

不過我的收入都尚可,如果我的時薪只有20,24甚至33元,我估我用計數機點計條數都計唔掂。

想到這裏,我都總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還是安心做好呢份工。

Similar post: 高EQ vs 衰同事

Share

邊個死先好?

有一次同一對新人傾結婚誓詞,我一問新郎哥有咩想講,他就好似反射反應般快,想都不用想就話想他們兩個差不多時間死。真是大吉利是!好在不用我出聲,新娘已好快地ban了他的提議。其實想深一層,他的想法是幾sweet,幾可以理解。

兩個人結了婚就成為一個組合,喪失配偶就好似失去了自己的一半,得番半條人命,點算呀……這肯定是一件非常之慘痛的事,再生存落去,要有一定難度的適應期。兩個人同一時間或者差不多時候離世,就可以減低甚至避免這痛苦。

早去世的一個走得快好世界,剩下的一個獨自經歷悲痛。講得衰啲,係早死早着!

當然兩個人在一起都希望可以白頭到老,而不是鬥死得早。我覺得反而是鬥長命,長命過老公或者老婆,stay healthy,一生照顧他/她,免得他/她受喪偶之痛。

有一日,我都不知道發咩癲,又真心又情深地跟我老公說,我希望他比我早死,因為我不想他不開心,(假設我們死時還是相愛)我估我EQ高啲,或者會比他較平靜地handle失去至愛。講完之後,我自己都surprise by myself。原來愛一個人,真的會想將最好的給予他,保護他免受傷害。哈哈,我覺得自己好偉大呀!

Share
Comments (2)

Happy at work (1):高EQ vs 衰同事

我的朋友公認我是一個EQ高的人。我對很多事都可以處之泰然,常常都好似好開心,没有煩惱。我從没有試過EQ test,所以我不知道我是EQ高過人,還是我好彩過人,因而没有甚麼事煩倒我。我有一個classic example,看完之後或者你可以話我知到底我EQ高不高。

我以前有一個同事,個人的性格和工作態度都是我多年見過最差的。基本上可以在他身上apply的貶義詞,一張紙都寫唔晒。Personally,我不會跟這樣的人做朋友。但工作上,我就没有選擇,日日都要對住他,還要客客氣氣。可能好多人都會覺得他很難頂,但我就想出一個defence mechanism,令自己好過一點。我叫自己不要當他是一個人。只要他不是一個人,我就不可以用人的尺度去benchmark去批評他的為人和行為。自私,懶惰,不負責任,見高拜見低踩,這些都是人的quality,所以不可以apply to a non-human being。我當他是office中的一個存在物體,一件hardware。我不會對一件物體付諸任何感情,不會試圖去理解它的行為模式或者存在價值意義。I just so happen to exist in the same place with this non-human being。我不應被他影響我的情緒,正如我不會因為office張櫈唔好坐而發脾氣或者唔開心。

冇人明白我點樣可以當人唔係人,但又可以日日一齊工作。我又覺得冇咩所謂,打份工啫,開心咪得囉,洗乜理我點樣自欺欺人呢。

Similar post: 高EQ vs 時薪

Share
Comments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