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最樂(5): 有相睇喇!

今日收到奧比斯傳來的相片,之前我捐款購買的儀器已在尼泊爾Tilganga Institute of Ophthalmology啟用。“This compact hand-held equipment is a machine combined the functions of an Auto-refractometer and a Keratometer. It is portable and user-friendly which will be very useful for performing refraction and keratometry for children, including infants.” Auto-refractometer和Keratometer兩個字我都唔識,查過字典才知道是全自動電腦驗光儀和角膜散光計,I see,應該是用來驗近視和散光啩。

自從開始將證婚律師收入捐出後,對於慈善團體更感興趣,但基本上次次捐款後都只得張收據,很虛無縹緲。今日見到張相,儀器刻上我父母作為捐助人的名字,感到很開心很實在,感覺比平時收到收據的impact大得多。這種捐助方式很適合我!I like!

因為捐贈這個儀器,認識了奧比斯的同事,更會幫其中一位證婚呢!她說:“一直很想將慈善元素加入婚禮中,沒想到竟有一位跟自己想法一樣的人。再看看你的blog,感覺就像找到對的婚紗,確認The One了,哈哈!” 能夠為有相同理念的人證婚,我都好開心!希望更多人會將愛心宣揚開去,以行動影響別人,make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

Share

Related posts:

  1. 行善最樂(4) 昨晚看明珠台播BBC紀錄片Human Planet,講在高山上生活的人類,hardship可以summarise所有life in the thin air。其中講到尼泊爾高山長期猛烈的太陽會令眼睛受創,當地又窮,没有太陽眼鏡或其他眼睛的保護,尼泊爾的眼疾情況嚴重。有個六十幾歲的亞婆嚴重青光眼,完全失明,由朋友揹着她走十公里山路,去到mobile eye clinic。節目影着亞婆做手術換人工眼晶片,然後同幾百個同樣接受治療的村民一齊坐着等。一拆開紗布,亞婆已看到醫生舉起幾多隻手指,還可以按指示摸醫生的臉。亞婆重見光明,能夠自己走回家,不需再倚賴別人。亞婆的對白:“My heart is full of light.” 我覺得又鼓舞又感動。如果没有慈善機構資助眼科診所,那些人不會有機會接受治療,在崎嶇的山嶺活在黑暗中,定很艱難。Eyesight can alter their lives. 從證婚收入撥出的善款中,我把其中一筆捐給奧比斯,將會在尼泊爾的眼科診所買一部全自動電腦驗光儀。想到儀器可以幫到好像節目中的亞婆,好有意義呀!奧比斯會把捐贈者的名字刻在儀器上,我打算刻上父母的名字。雖然他們二口同聲話“唔洗啦”,但我估他們還是開心安慰的。...
  2. 行善最樂(1):有冇人推介慈善機構? 從事證婚律師已經年半了。一開始的時候打算career change,一心認為做證婚可以幫補家計,做住先,然後再慢慢計劃下一步,所以就去申請婚姻監禮人的資格。想不到career change的夢發得幾個月,又返回律師樓工作。本來收入穏定,大可以收山不再幫人證婚。不過我發覺我很喜歡見證婚禮的喜悅,我覺得可以share別人的memorable moments,令我得到做corporate finance work得不到的滿足感。有機會接觸到不同層面的人,令我可以跳出中環生活的框框。所以證婚變成我的興趣,一個可以賺錢的興趣。 見證了差不多100個婚禮,最初的新鮮感已經開始漸漸減退。由初頭看成長片段都感動到想喊,到到現在對新人喊到停不了,全圍主家席喊到互傳紙巾,我都不會動容。我反而越來越感到壓力,因為每次婚禮的編排都會因應新人的要求而有所不同,表面看似大同小異,但實際我就每一次都會背熟rundown同新人的名字,我想natural D,不想看貓紙。有一次發台瘟,我突然忘記了新娘個名,要她自己提我,台下有人在笑。我為此十分之自責和不開心,開始想,我是否應該繼續做下去?我要為自己找個新方向,持續證婚的樂趣,否則我會失去動力。 其實計劃轉行時,我都是想做慈善工作,做自己喜歡和有意義的事情。我喜歡證婚,覺得證婚有意義,那何不將證婚變為慈善?過去年半的證婚收費,已累積到一定的數目,正在考慮捐去那裏。那將是一次性捐款,不適合月供計劃,我自己的preference是幫助人(as opposed to animals or environment)。有没有好建議?另外,我會尊重曾經和日後找我證婚的人的意願,只要提出genuine的慈善機構,我都會將款項捐出。結婚是開心事,可以在自己快樂時同人分享,別具意義。 現時有人向我提議無國界醫生和奧比斯,兩個機構我一向都十分支持,下個blog報告一下我向他們的查詢。...
  3. 行善最樂(2):篩選慈善機構 上回講到我正在篩選慈善機構去接受捐贈,話晒咁大個女都未試過咁大手筆,不是隨便在街邊捐三幾百蚊嘛,我都想知多少少才作出決定。 我想lump sum捐款,不想commit持續月供,所以助養兒童/學生的計劃首先被rule out。跟着就著手了解各個被提議的機構的理念和服務對象。我覺得香港比較富有,就算最underprivileged的弱勢社羣都不會比某些貧窮國家的中産艱苦,而且很多香港團體都直接得到政府和馬會的撥款,個人捐獻只佔營運經費的極低重要性,並不essential。繼而我就查看各機構的財務狀況,看看是否管理妥善。大部份reputable的機構都會post財務概覽在website,透明公開。其中有個機構一年籌得差不多2400萬,但扣除接近700萬的籌務費用和270萬的行政費用,實際只得60%用於慈善項目。那個機構馬上就被out了出去,它們急需的不是捐款,而是提高efficiency的business consultant…… 跟着下來,我就打電話去查詢各機構有没有可以指定用途的donation。我始終都是個實際人,可以知道款項用途的話,感覺實在點。電話查詢很講緣份,要視乎接聽電話的人有幾nice and informative,會十分影響對個別機構的觀感。 到到目前為止,最熱烈回覆的是奧比斯,他們提供指定用途的捐贈,可以sponsor training programme或眼科中心的equipment。捐款達到某個數目還可以在儀器上刻上捐贈者的名子。有名喎,夠實在呀。現時他們正在中國甘肅和尼泊爾興建新的分中心,因為香港很多人都指定要捐助國內,所以尼泊爾donation的需求較大。我自己其實就prefer幫助尼泊爾,他們比中國更窮更需要外國援助。咁啱我hubby五月會去尼泊爾行山,我最近看了些關於當地的書籍,如果有我命名的儀器在尼泊爾幫助到人就好了。奧比斯就住我心目中金額的range send了個list給我,可以sponsor 驗眼的全自動電腦驗光儀或手術用顯微鏡。視乎我將捐款集中或分散幾個機構,我都應該可以sponsor到其中一件儀器。...
  4. 行善最樂(3):褔有攸歸,找到Mr. Right Inspired by what I did with my civil celebrant income, my friend is now considering taking on some part-time job and...

Comments are closed.